() 刘裕的脸色一变,循声看去,只见北边一道烟尘腾起,如乌龙一般,而数不清的民众,都在一路狂奔,女人们抱着怀中的孩子,而男人们则手里拿着扁担,惊慌失措地到处狂奔,尖叫声与哭喊声响成了一片。

刘裕咬了咬牙,城头之上,守城的军士们在匆忙地到处乱跑,而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正在大喊着,敲着手里的梆子,试图组织起军士们防守,但是这时候人心惶惶,没有人听他的号令,让这个看起来是个幢主的人,满头大汗。

刘裕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这个军官,大声道:“你是城头的值守军官吗?”

这人没有料到有人直接抓住了他,刚要挣扎,却是觉得手腕如同给铁钳牢牢地夹住,哪还动得了半分,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刘裕,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你,你是何人,是奸细吗?”

刘裕摇了摇头,从怀里摸出了自己的腰牌,在这人眼前晃了晃,他的双眼一亮,惊呼道:“你,你是北府军,老虎部队的?”

刘裕点了点头,收牌入怀,松开了手:“一时情急,得罪了兄弟,还请见谅。”

这人连忙整了整自己的头盔,说道:“早就听说北府军是我大晋的头号精锐,十万北府,出五千老虎,一仗就歼了秦国大军,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了一个真正的老虎军士,卑职徐元朗,乃是这北城的守将,不知兄弟如何称呼?”

刘裕的心中一动,连忙问道:“你是寿春守将徐元喜将军的什么人?”

徐元朗笑道:“那正是家兄。老弟是来寿春公干的吗?”

刘裕正色道:“嗯,奉玄帅之令,护送而来,正好上北门城头看看,没想到碰到了这事,徐幢主,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关闭城门,组织防守。”

他说着,一指城下纷乱的样子,城门那里,人挤着人,整个吊桥之上,密密麻麻,城中的士兵想出而不得出,外面的百姓想进而不得入,一片混乱。

徐元朗急得一头大汗,狠狠地一跺脚:“这,这些刁民,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是这时候氐贼杀来,这可如何是好!”

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刘裕点了点头,从背上抄下了百炼宿铁刀,虽然这次他没穿双重精钢铠甲,但这宿铁大刀,却是一直随身携带,他沉声道:“卑职姓刘名裕,现在是北府军老虎部队的幢主,还请徐幢主速速集合队伍,先让民众入城,再迅速关闭城门,卑职愿出城会会这些氐贼。”

徐元朗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刘裕:“刘幢主,就你一个人,去抵抗敌军的千军万马?虽然说老虎勇士,一可当百,但也不能如此托大吧。”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一指北边的那道尘土,说道:“看这烟尘,敌军也就一两千骑,而且速度很慢,上次俱难彭超他们大军突进时,那烟尘可是扑天盖地,有如乌龙,那才是力进犯的,可这些氐人,既无此突进气势,也不沿途放火烧杀,依我看,他们可能并不是来进犯的。”

徐元朗的神色一变,仔细地看了看那道烟尘,才信服地点了点头:“想不到刘兄弟年纪轻轻,居然还会望气了,北府军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刘裕点了点头:“现在秦军南下,但他们的先头部队这两天还在淮北彭城一带,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到寿春,这其中怕是有什么隐情,还请徐幢主赶快整顿这里,先让民众入城,同时在城头严阵以待,关闭城门,我去去就来。”

徐元朗点了点头,沉声对着身后刚赶来的两个传令兵说道:“快,传我命令,让城中军士在门内列队,让开通道,让城外百姓入城,还有,快给刘幢主备马。”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到身后一阵劲风传来,他的脸色一变,却只见身后已经是空空荡荡,哪还看得到刘裕的身影呢?

徐元朗脸色一变,直接冲到了城垛那里,只见刘裕已经气定神闲,站在这足有二丈高的城墙之下了。

徐元朗一声惊呼:“是刘幢主吗,你怎么?”

刘裕也不抬头,深吸一口气,向前突然几个大步奔出,动作快如闪电,向着那足有一丈多宽的护城河冲去,城头的所有人,包括在吊桥上的那些军士和百姓都看得眼睛都直了,只见刘裕奔到河边的一瞬间,突然手中的大刀猛地往地上一插,他整个人借着这一插之力,飞身弹起,而刀杆则借着这巨大的力道把刘裕整个人都猛地一弹,一如后世的撑杆跳高一样,他那魁梧的身形,在空中飞出一道美妙的弧线,稳稳地向着飞出,很快,就落到了对面的河岸之上,离着身后那奔腾的护城河淝水,足有两尺多远呢。

人群中猛地暴出一阵喝彩之声,无论是城头的守兵还是城门口的百姓,所有人都在鼓掌,徐元朗长舒了一口气,笑道:“刘幢主,真是威武啊,来人,快把刘幢主的武器…………”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不必费心!”他的右手一抖,从袖中飞出了一条长索,用力一抖,越河而去,不偏不倚地勾住了双手大刀尾柄上的一个小环,手腕再一抖,长索一收,这把双手大刀,稳稳地拔地而起,飞过了护城河水,直接抄到了刘裕的手中。

徐元朗哈哈一笑,说道:“大家都看到了吗,这位是北府军的老虎幢主,姓刘名裕,前一阵在君川大败敌军的,就是这些老虎勇士,有他们在,不管有多少秦贼来犯,都不够砍的!大家不要惊慌,城内军士列阵于城门两侧,城外百姓有序入城,会有人引领你们的,城外所有军士,听从刘幢主的调遣!”

在众人雷鸣般的鼓掌声中,刘裕笑着摆了摆手:“承让承让,各位父老乡亲,请按城头徐幢主的安排,有序入城,城外的值守军士,随我迎敌!”

慕容南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马蹄声从一侧响起:“英雄逞完了吗?上马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