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敌说到了这个话题,当下也是摇摇头道:“走吧,进里边去说吧。”

倒不是别的,只是吴敌当着这么多人,实在是有些细节不好说。

毕竟你说那南宫家族镇守武库的长老,居然要给吴敌生个娃才能让他拿走武库里边的东西,这你说要怎么说才好。

就算吴敌脸皮还是有那么一点厚的,但是这事儿当着太多人说也不好啊。

雷文和露娜当然是无所谓了,他们都这么大年纪了,也清楚吴敌的性格,知道吴敌可能不好意思说这些。

但是吴甜甜就很好奇很好奇了。

这小丫头明面上没说啥,到时悄悄的就不见了。

吴敌也想起来什么似得,对着吴甜甜刚才的位置喊了一声:“我跟你说,你要是偷听的话,下次绝对不带你出去玩了!”

吴甜甜这才是有幽幽的跑出来,一脸小怨妇似得看着吴敌:“凶什么嘛,真是的。”

吴敌看着吴甜甜也是哼了一声,进屋去了。

李当心住的禅房倒是很简单,除了一张床就两个蒲团。

本来李当心对生活的要求也不算高,反正到处世界乱跑的,有个山洞住起来都算是非常不错了。

娇小女生丛林暖色照片

不过吴敌也是无所谓,李当心给他找了个烟缸,吴敌也是坐在蒲团面前,无奈的点了根烟。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吴敌看着李当心,这主意是他出的,想法也是从他那来的,吴敌倒是觉得,这和尚很有可能,是早早就猜到了。

毕竟李当心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该有的智慧,他都有了。

而李当心看着吴敌,也是笑眯眯的道:“什么叫早就知道了,我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我说知道什么?”

李当心果然是个和尚,车轱辘话那也说的是一流的。

吴敌看着李当心,只好明言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在这得不到什么东西了?”

吴敌看着李当心,觉得不管怎么说,这和尚应该都是有点自觉的。

而李当心则是摇摇头道:“我怎么知道说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只是给你值了条路,你怎么选择我其实是管不着的。这个道理你自己应该比我清楚才对,自己的路自己选,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怎么做选择,就当然是该有什么样子的结果,难道不是吗?”

吴敌听着李当心讲道理,也是觉得自己一阵脑袋疼,和尚念经的本事果然是不同寻常。

当下他也是深吸一口烟才说道:“好了,现在结果就是这样子了,南宫家族的条件我没法接受,当然也拿不到什么东西了,这么看来,还有别的什么选择没有?”

吴敌江湖经验,其实只能算是一般般,要不然此时也不会来求助李当心了。

李当心看着吴敌,摇摇头道:“对你来说,解决的方案无非只有两种,我应该都说给你听过了的。”

吴敌点头:“吃下你炼制的药,或者是在境界之中到达终点,而无论怎么选择,都不会对后续的道路有所影响,是这样吧?”

李当心点点头道:“是这样的,只是大金刚境界的好处,你也感受到了,能在某一个境界之中到达终点,那定然不是寻常的好处了,很少有人可以抵达这样的几乎,所以你做的选择,是我的话也会这样选择。”

吴敌看着李当心,也是摇头道:“但是我并非是一个很有时间的人,你知道的,现在南宫家族的武库,对我来说是关闭了,你说,我现在不想吃药的话,那该怎么办?”

吴敌从来都是一个不肯服输的人,也是一个不肯对困难低头的人。

不论条件多么的艰难,吴敌是始终都没有忘记,自己想要做什么,该做什么。正如李当心所言,这样能够突破某个境界极致的机会,并非是人人都有的,吴敌好难得有了这样的机会,当然是不会轻易的放弃了。

只是南宫家族的条件,吴敌实在是难以接受。

但吴敌也相信,自己除了南宫家族,还有别的路可以接受,比如,之前南宫雨荷就说起来过。

太古吴家,似乎有着一个比南宫家族还要庞大的武库。

而李当心看着吴敌,当下也是呵呵笑着道:“怎么,说起这个,南宫家的那个女人,肯定也跟你说起来过了吧,是没错,除了南宫家族的武库,还有个比起南宫家族更加庞大的地方,太古吴家,传说中有个搜罗了天下所有武学秘典的地方,龙门窟,这女人当真是一点都没变,果然还是说起来了。”

吴敌听李当心这口气,也是很奇怪的问道:“怎么,你似乎任何南宫家族的那位长老的样子?”

李当心倒是笑笑道:“认得自然是认得的,甚至她给你提了什么条件,我都想得出来,曾经我在闭关之时,也是想要抵达指玄的顶峰,所以去过一趟南宫家族。”

吴敌一听,顿时哭笑不得的道:“这么说来,你定然也是收到过同样条件的人了?”

李当心天赋卓绝,南宫家族自然是对这样的任务不会轻易的放过,尤其是吴敌见过南宫雨荷之后,当然对这个南宫家族的长老,有着很直观的了解了。

这位长老,说的好听一点,那是很功利的人,说的难听一点的话,那就是一个很直白的立即主义者。

她眼里只有南宫家族的利益,其余的东西并不是很重要。

是一个很简单很单纯的,很理智的领导者。

李当心上山借书,多半怕是提出的条件,也跟吴敌一样,就是找个南宫家族的女人,然后成婚?

吴敌看着李当心,两人都是同病相怜啊、

只不过吴敌还是翻了个白眼道:“你既然早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跟我早点说?”

“你去一趟也不费多少功夫,我跟你说了又是何必,万一人家不是这样要求你的呢?”李当心也是摇摇头,吴敌看了一眼李当心,当下也是很无语的道:“行了,过去的事就不说了,你还是说说,太古吴家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