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伟的梦境之树,逆生的虚空之根,梦魇之王倒吊之处。

格林被黑色的根系箍紧、刺穿,火焰正从他身上涌出,如猩红的血,输入树根,灌入黑卵。

鹿正康仔细品味火焰的滋味,它与虚空泾渭分明,但能点燃灵魂能量。

总意识在虚空之根旁建立一座高大的火炬,注入火焰,灌输灵魂能量。

“腾!”

火光冲天,红艳艳宛如鲜花,照亮半壁的梦境。

火焰点燃的一瞬间,鹿正康的梦境世界震动起来,似乎有某种力量在降临。

于梦幻中遨游的巨鲸,被割裂的梦境世界,猩红的领域。

火焰熊熊燃烧的地方,就会有猩红的意志显化。

一颗跳动的心脏出现在火炬上空。

梦语浮现。

“梦魇会奖励那些为火焰奔行的人!”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从猩红中汲取力量与知识!”

“说出你想要的,梦魇会满足!”

一个悬空平台出现在心脏下,某位分意识站在平台上,仰头喊道“水晶山峰的秘密是什么?”

心脏跳动了两下,渗出一点血液,滴落在分意识身上。

记忆涌入。

……

漫天的星辰,三轮明月,这里的夜空干净又漂亮。

大地的裂缝中,黑色的雾气升起,飞入天穹,遮蔽星空。

光明在大地上消失。

但也不是彻底绝迹。

水晶中储存了光。

火焰燃烧产生了光。

生物呼吸亮起荧光。

雷霆有光。

明亮的血液有光。

这些光被地上的虫子们崇拜,化作了神。

水晶中诞生了辐光。

火焰中诞生了猩红。

白色夫人等强大的虫类自身有光,也被尊崇。

雷霆之神,落雨之神,他们的身影模糊不清。

蓝色血液,生命之血,原始的就是至高的。

水晶中的光不只一位,那最明亮透彻的是辐光,但也有被折射而黯淡的,辐光之源——裂光。

裂光积蓄,便能将辐光孕育。

所以水晶不绝,辐光不死。

鹿正康和小骑士的努力,也只是给了虫子王国暂时的安定。

……

火焰熄灭,猩红意志离开。

虚空之根松开格林。

这只蝙蝠愣怔许久,然后急慌慌地想逃离鹿正康的梦境。

封印没有阻拦他,格林轻易离开,就像他莫名其妙进来的一样。

现实中,鹿正康的脑袋里涌出稀薄的红色烟雾,汇集一处,但出现的不是格林,而是小格林。

他的力量被消磨太多了,实在无法维持成熟的形体。

小格林丫丫叫唤,很不甘心的样子,鹿正康上去就揪住他的脑袋。

格林抖了两下,不敢动了。

鹿正康留下格林当然是有用的。

在梦境里,总意识把火焰熄灭,是怕被猩红意志影响,自己的梦境世界可能被拖入猩红梦境。

但他也不想放弃猩红的知识,所以得留下一个火种,需要时可以再次点燃火炬。

格林就是这个火种,作为猩红的子民之一,他的心智很出色,但力量不够强。

鹿正康提着小格林找到了布鲁姆,“走吧,我们去结束这一切。”

布鲁姆诧异地看了看他,又盯着小格林看了一会儿,格林发出恼怒的丫丫声,还是像只小猫。

“你做到了,嗯,我们出发吧,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他把虫乐器压瘪,绑在腰上,然后去帷帐后摸出一根火炬桩来,比划个手势示意出发。

他们偷偷溜出剧团,来到呼啸悬崖,在那个洞窟中,火焰熊熊燃烧。

布鲁姆叹息道“我们要收获的东西,会亵渎这个黑暗、寂静的王国,所以说其实我们才是亵渎者,而你,”他看着鹿正康,“是王国的保护者。让我们结束这一切吧。”

他指着地上的铁台,“摧毁这个锚点,这个支柱,将剧团放逐!”随即他将火炬桩的末端往铁台上一刺。

嘭!

光芒迸射,铁台破裂,爆燃的火焰喷出,火星四处飞洒,鹿正康挥剑劈砍火焰,宛如在砍一截木桩一样,直到那无形的阻力碎裂,猩红火柱得以释放,冲入天际。

剧团中的虫子们看到那火柱,纷纷诡笑起来,钻回帐篷,升起烟雾。

等火柱退去,烟雾散开,剧团也消失不见。

而鹿正康这边,伴随着一阵强光,他被冲击波击飞,等他勉力站稳,光芒沉寂,这里回归了黑暗,火炬桩熄灭,铁台消失。

布鲁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没戴面具的虫子,他的胳膊瘦弱,脸庞白净,犄角短小可爱,不过那红色的围脖倒是说明这位虫其实还是布鲁姆,只不过是挣脱格林束缚的布鲁姆。

此时小格林趴在地上装死,鹿正康走过去把他提起来,放到自己的圆柱脑袋上。

布鲁姆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腰间的虫乐器,确认完好无损后,他舒舒服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才看到鹿正康。

“啊,你好!朋友,在这一片黑暗里能见到你真好,我叫明子!是个旅行的音乐家。”

“哦,好吧,明子,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呃,不清楚,我可能有些失忆了,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吗?我想去有人烟的镇上……我实在走了太远的路,想停下来歇一歇,”他那两颗黑豆般的眼眸盯着鹿正康,“这不是什么难为情的想法吧?或者你要是太忙,我自己去找镇子也行。”

“走吧,我们这就出发。”

鹿正康带着明子返回德特茅斯。

剧团离开后,这里回到了寂静荒凉的景色,但更有一种安详的气质。

明子看到陌生虫很开心,屁颠屁颠地去同虫长者聊天了。

鹿正康在长椅上坐下,侧头望着高入穹顶的水晶山峰。

辐光没有死吗?

还有另一位古神,裂光。

这次的道路尤为艰难。

但鹿正康明白,自己的身心都在渴望这一次冒险。

他怔怔出神。

耳畔悠悠响起手风琴的音乐。

明子走到身边,他手上拉扯着虫乐器,“怎么了朋友,你不开心?听听着美妙的旋律吧……哦,对了,”他停止演奏,左手从自己的大围脖里摸出一枚护符递给鹿正康。

无忧旋律。

纪念一份友谊建立的信物。

包含一首可能使持有者免受伤害的守护之歌。

鹿正康把它珍重地收好,“谢谢……”

他正想多说几句,突然,熟悉的气息从地下的十字路传来。

是纳提和帕雅,他们蜕变完成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