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自然是张卫抽到的两张卡片了,这一次他也算是下了血本,把手里能动用的所有抽奖机会都用光了,这才抽到了两张比较不错的卡片。

现在的系统越来越抠门了,基本上已经不会给什么正经的东西,大部分时候都是空白卡片碎片,其实想想也算是正常,现在张卫手里有一套完整的制造卡片的工具,也该是他研究这个的时候了。

可问题是现在张卫没有时间,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他哪里能做好卡片呢?所以现在还是要依靠抽奖来完成,但事实摆在眼前,想要靠抽奖得到好东西已经越来越不现实了。

好在这一次张卫还是运气不错的,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手里还是有两个可以用的东西,虽然看上去也比较像是鸡肋一样的存在,可问题是苍蝇腿也是肉啊。

第一张卡片就是一个鸡肋的存在,竟然是勺子点球。

勺子是挑射中最具难度和美感的一种,脚法的运用上更强调搓而非挑,因此动作更为隐蔽、难度更大,这种踢法说白了就是一种吊射。因为在面对点球时,守门员往往选择向一个方向侧扑过去,所以一些主罚点球的球员有意将点球吊向中路,令门将措手不及。

在1976年欧洲杯决赛,前捷克斯洛伐克名将帕连卡在对前西德队的比赛中发明了这样精巧唯美的射门,最终前捷克斯洛伐克队捧杯。

而在意大利人眼中,用得最好的人自然是意大利队的托蒂了,2000年欧锦赛半决赛对荷兰的点球大战中使用了勺子彻底戏耍了范德萨,意大利晋级,从此勺子点球也成为了托蒂的金字招牌。

在面对托蒂的时候使用这个点球方式,从这也可以看出系统也是相当有恶趣味的,对于这个张卫也只能是摇头叹息了。

不过这个要求也很简单,只要射门能力过了八十八就可以使用,但却要在比赛开始的时候就放在队员身上,否则就会视为无效。这就意味着如果本场比赛没有出现点球,这个卡片也就作废了,所以这也是一张彻头彻尾的鸡肋了。

可张卫球队中有这样射术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所以张卫还是决定要试用一下,毕竟和系统相比他的恶趣味也并不算少。

不过第二张卡片叫做顽童的游戏,听着就知道这绝对是个好东西。对于这张卡片的介绍也写得非常有趣“有些人天生就是长不大的孩子,他身上背负着令人瞩目的天赋,但偏偏就是性格如同顽童一般顽劣不堪,不过不管他在球场下面如何的生活,都无法阻挡他身上闪烁着的光彩。足球在他的脚下就如同孩子的玩具一般,而足球对于他来说,也不过就是一场游戏而已。加斯科因,顽童!”

你的模样

加斯科因?张卫看到这个名字之后能想到的自然就是那个技惊四座被人称为欧洲杯有史以来最精彩的进球了,而在联想到加斯科因在场下的所作所为,顽童之名绝对算得上当之无愧了。

加斯科因酗酒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可是酗酒之外他的行事乖张也是出乎常人。曾经在米德尔斯堡,他把球队的大巴开到训练场,并且撞毁,给俱乐部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在流浪者效力期间,他曾经在场上捡起主裁判掉落的黄牌对主裁判出示;加盟拉齐奥的第一天,他把自己的鞋放在窗户外面,然后自己躲进壁橱,这让他的室友以为他跳楼自杀了,闹出了巨大的风波,甚至他还对着拉齐奥的主席说出了带有强烈侮辱的词语,而这些不过只是他做的那些事情中的小部分而已,这些足够说明加斯科因是个顽童了。

当然了顽童不顽童的也已经无所谓了,毕竟加斯科因已经离开足坛了,可是他身上蕴含的巨大能力和天赋却是绝对无法小看的,至少那个进球是真实存在的。

张卫立刻看向了下面的要求,果然有点不同寻常。

“本卡片需要使用的球员盘带不低于八十五,速度不低于九十,其中爆发力更是要超过九十一。”这一连串的的要求非常严苛,而张卫却意外地很开心,毕竟张卫手里还有个戈麦斯,而戈麦斯这完符合这些要求。

张卫对于这个卡片感到非常兴奋,他知道这一场比赛之后戈麦斯将会成为整个欧洲的焦点,而很明显这对于张卫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因为就在前几天戈麦斯已经签约了张卫的经纪公司,他已经成为了张卫旗下的选手了,所以他一旦出名对于张卫来说便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可就在张卫还沉浸在这件事情当中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电话的声音响了起来,张卫随手接了起来,甚至都没有看一下电话上显示的名字。

“喂,你好!”张卫习惯的用意大利语问了一声。

不过那边没有立刻回答,张卫这才看了一眼,马上就发现打来电话的竟然是孟妍。

“哎呀,你怎么打过来了?”张卫马上换上了中文,立刻就笑了起来。

“我,我要结婚了。”那边终于开口了,不过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张卫在这个瞬间也是脑子一闪,眼前好像有白色的光一闪即逝,眼前的东西都变得有点虚幻了。

他今年已经三十四岁了,而孟妍也是这个岁数,他们都早就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所以这个时候孟妍说出了要结婚的事情,也绝对算不上什么特大新闻了,只不过对于张卫来说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苦涩。

真的是苦涩,张自己都没想到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所以他也停了好一会才终于问出了一个问题“男方是干什么的?”

“其实我不怎么认识,是家里人给我介绍的。”

“你还没见过?”

“对!”

“那说什么结婚啊,差得远呢。”张卫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孟妍却苦笑了一下“并不算远啊,只要差不多我就会结婚的,你知道我已经老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