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气质这个词多少带着一点玄学的意味,虽然它是能用肉眼看出来的东西,但要说明到底是怎么个存在,这就有些无从下手了。

就好比有的人即使是恭维也很难说长得好看,但身上却带着让人心生好感的气质,实在是有些说不清。

林天赐也是如此,要说他是个帅到顶天立地的帅哥,那还真是扯淡。他这副公子哥儿打扮的外貌在东神州其实很平常。

但若是他跟一帮凡人公子哥儿坐一起,修士的气质还是会让他非常的出尘。

不过林天赐属于是功法带来的气质,梅丽则可以完说是人格魅力。

或者说的更明白一点,就是越看越顺眼。

这不仅仅是性格,也不仅仅是接人待物的语气,更类似于东方崇尚的那种修身养性。

何况这姑娘并不丑,她那精致的面孔和金砂般靓丽的发丝完可以凭颜值吸引任何异性的注意。

这也就导致追求梅丽的人足以组成一个加强连,从高高在上的贵族到同样隶属教会的骑士都有。

不过梅丽修特罗姆对他们不感兴趣,不管谁,用什么手段追求,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因为这姑娘想要凭自己的实力和功绩成为教会第一个真正的女性骑士团长。

结果那帮追求者更加兴奋了,得不到的才显得珍贵嘛。

人啊,就是贱的。

粉红女生温柔如风

跟梅丽聊了一会儿,她说出很多自己的个人情报,不过关于她的仇人是谁,她又以什么信念才让她从一个千金大小姐变成了满身汗臭味儿的骑士,这些事情都没有说。

虽然感觉如果问的话,对方也不会隐瞒,但林天赐觉得问这个有点太过了。

既然是队友,自然要互相了解,之前说的都是梅丽的事,轮到林天赐也不会太藏着掖着,能说的情报都可以告诉梅丽,不过首先要先纠正一下在她脑子里修士=魔法师的印象。

“之前在警局,你说你是一名修士,那跟魔法师有什么不同吗?”

要跟一个魔幻画风的人解释修士的存在确实挺麻烦,因为他们脑子里就没有一丁点仙侠的概念。

林天赐只好从最基本的解释说:

“比起魔法师,我们修士都有一定的近战能力,而且身体素质也更好。”

这是事实,哪怕专精法术的法修,其拳脚护身功夫也不会差。并不像魔法师那样没了法术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近战?”

梅丽看了看林天赐那件白色的长衫:

“虽然我看到你带了一把剑,但你没有任何护甲,而且你的身体看上去也不像野蛮人那样结实,以这种姿态近战是不是太危险了?”

从外观判断是第一印象,就比如林天赐看到梅丽时,第一反应就是她那身盔甲非常抗揍。

相反,林天赐穿的就是绸缎长衫,肌肉骨骼也不像是拳上能跑马的家伙。

“比起单纯的肌肉力量,这需要一定的技巧。”

林天赐朝梅丽勾了勾手:

“你试着打我一拳,瞄什么地方都行。”

梅丽也没有客气,点点头便挥动厚实的手甲砸向林天赐的脸。

而后者直到拳风袭面,双手一拖一带,梅丽就感觉自己完控制不住手部的方向,那拳头擦着林天赐的耳朵飞过去。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说的技巧,似乎有点像战技,但有点不同。”

“战技是什么?”

“通过不断的训练,将体内的生命能量与少量魔力会混合生成称之为‘气’的特殊力量,战技就靠气来使用。”

听上去有点像修士们筑基前的真气,但肯定似是而非。

修士是吸收灵气以功法精炼转化为法力,魔法师则是通过冥想以灵魂吸纳魔力直接运用,战职者所用的气就是以自身的生命力或者干脆说是体力混合少量的魔力生成‘气’。

这就是不同之处,不过追根究底本源依旧是同一个。

大致给林天赐讲了一遍,梅丽说还是实际体验一下更加直观。

“力量上升!”

她低喝一声,和之前同样一拳打来,但这次拳头上包裹着一层白色的灵光,拳风比之前强了何止一筹。

林天赐这边也不敢跟之前一样等到极近才动用方寸掌,因为声势太大,玩脱容易被一拳打个鼻青脸肿。

方寸掌的运劲法门连连使出,最后还用上了随风劲,这才让梅丽的拳头偏移。

毕竟林天赐不已力量擅长,加上他为了装个逼根本没动屁股,要是面对面能换位他早就一个起步加速闪得没影了。

单从力量上看,运用战技之后足足增幅了两成的力量,这在战斗中已经是相当可观的量了。

“我没有魔法天赋,唯一值得一夸的就只有通过不断的训练而获得的体力。”

“这是很了不起的力量。”

林天赐顺嘴送上个马屁,不过心里却很恶意的想着。

这姑娘顶着个精致的五官,其实盔甲下面该不会是肌肉吧?

且不说刚刚那一拳,光她那身盔甲就绝对不轻,如果让林天赐来穿,他估计走路都费劲儿。

梅丽肯定不知道林天赐心里想什么,继续道:

“你不仅有技巧,我看你动手时的速度也很快。”

这对梅丽来说是个好消息,她一直以为修士就是另类的法师,而法师失去法术后都非常脆弱,在战斗中肯定要重点保护,不过林天赐有不错的近战能力,这可以让梅丽更加放心的施展。

随后林天赐又说了说自己的法术能力,不过也只是大致聊了一下自己擅长火焰和雷法,并没有说的太详细,只要让对方明白大致能力即可。

梅丽很专注的听着,恍然:

“修士……好像跟魔剑士差不多。”

林天赐本想反驳修士的逼格比魔剑士高多了,但转念一想要解释实在太麻烦,反正也确实差不多,就让她误会吧。

林天赐对于这个位面一无所知,梅丽又何尝不是对林天赐一无所知?

双方在火车上闲聊打发时间,其实也就是个互换情报的过程。

林天赐说了自己为什么会来这个位面的过程,大致可归纳为人在家中安坐,锅从天上飞来,防不胜防。

而梅丽表示同情之后,也对东神州的风土人情非常感兴趣。

用她的话来说,东神州的太平日子实在是让她羡慕不已。

即使国与国之间战乱不断,对比梅丽的位面,东神州可以说是如同世外桃源了。因为在这个位面中野外拥有大量的怪物,这也是冒险者们存在的最大理由,因为想要清理这些可能威胁到村庄或城市怪物靠军队根本不可能。

这些怪物严重影响了文明的扩张和发展,就比如他们乘坐的魔导机车,铁路沿线每过一段就会看到两侧放着个类似石头灯笼的东西。

梅丽说里面是一种人工合成的香料,有驱逐怪物避免它们靠近的能力,说白了就是对于怪物来说那味道奇臭无比。

但香料也不是万能,即使坐魔导机车长途旅行也有可能碰到铁路被怪物摧毁的情况发生。

而林天赐也对这个位面发达的魔法很感兴趣,不过这种发达是建立在战争之上的。

这个世界拥有非常多的小国,经常上演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戏码,加上国与国之间还特么都是亲戚,但却是恨不得弄死对方的那种。

战争的需要促进的魔法的发展,像魔导机车这种东西,它的出现就是方便运输补给和兵员的,给老百姓提供旅行便利不过是副产品。

国际局势有点像地球上欧洲那边,明明都是小国,明明也都有亲戚关系,结果一打仗那叫一个不共戴天。

不过国际局势方面林天赐并不怎么感兴趣,也没有多问,他只要找到宝石就能回东神州了,没准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来。

梅丽也不喜欢聊这个,对于教会来说当皇帝的是谁都无所谓,再说皇帝的变动速度也太快了点,今天刚刚合并成一个统一国家,明天可能就会重新分裂,别说教会,连老百姓都习惯了。

除了对东神州的风土人情感兴趣,梅丽对林天赐的符也非常感兴趣,或许在没有魔法天赋的她看来符就跟魔法师们用的魔法卷轴差不多。

其实还真是差不多。

顺便林天赐也问了问自己最关心的话题,不过梅丽也说没听过耶兰迪尔这个城市,这让林天赐很是放心的认为自己没有跑到有漆黑之魔王存在的位面来。

但有时候就是这么凑巧,林天赐问耶兰迪尔梅丽确实不知道,如果他问漆黑之魔王的话,那就是另一个答案了……

这一聊,就用了半个多时辰,等聊的差不多的时候,林天赐才问:

“还有多久才到目的地?”

梅丽闻言摸出块怀表看了看:

“大约还需要三小时,之后还要换车。”

林天赐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三个小时也就是一个半时辰。

好像还真的挺远。

梅丽则摸出一本红色封皮的书看着,应该是传记什么的,并且还将之前买的那种煎饼果子似的食物拿出来。林天赐那份他早就吃完了,而这姑娘则因为戴着头盔,只有到车厢里才开始吃。

因为文字不通,林天赐也没办法问梅丽借一本熬过无聊的旅行时间,就这么盯着窗外看实在是太无聊,遂决定趁着没事的机会练练功。

他盘腿坐下,运转神符决。

尽管他明白魔力跟灵气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天地间的某种游离能量,只是叫法不同,但毕竟连位面都换了,多少还是有些没底。

要是没办法吸纳灵气,他就只能取出背囊里的灵石了,倒也不用担心用光了蓝条没地方补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