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刁逵的双眼微微地眯着,鼻子里吐着粗气,缓缓地说道:“刘裕,你既然自己要找死,那怪不得我了!刁球刁幢主何在?”

一声暴诺之声响起,台下的那个骑马抽刀,指挥军队的将官跃马而下,几个箭步,就蹿上了擂台。

他的脸上戴着一个铁制面当,看不清容貌,一身锁甲披挂,身长八尺有余,看起来就是孔武有力,动如脱兔,即使是刘裕,也不免微微点头,暗道果然是条英雄好汉。

只是这个人慢慢地摘下面当时,所有擂台上下的人,看清了他的脸,都倒吸一口冷气,刘裕也脸色一变,讶道:“你,你是胡虏?”

面当下的脸,是一张白色的面孔,蓝眼珠子,黄色须发,大胡子满脸都是,鼻梁高挺,目光警惕而凶猛,但是,这货绝不是汉人!

台下暴发出一阵骚动,江东之地,有大江之隔,远离战乱,胡人见的少,而且即使是五胡乱华的时代,进入中原的胡人也多是匈奴,羌,氐等族,这些胡人人种与汉人类似,只不过是深目多须,相差并不是太多,起码也是黄皮肤黑头发,但是这家伙却是连肤色与须发都是完金黄,一看就知道并不是汉人!

临江仙的二楼,刘林宗神色平静,微微地吹了吹面前的一碗温酒,淡淡地说道:“想不到刁逵的猛将兄,竟然是个鲜卑儿。”

杨林子点了点头:“鲜卑人远在塞外,又有这处白皮金发的人种,所以号称白虏,想当年我大晋的开国元皇帝(东晋开国皇帝晋元帝司马睿)就是有个鲜卑族的嫔妃,导致太子明皇帝也是黄须白皮,时人号称鲜卑儿。随着后来燕国慕容氏鲜卑叛我大晋,窃居中原,我们也跟鲜卑断了联系,想不到,今天居然能在这里,见到鲜卑儿!”

刘林宗点了点头:“刁家在广州那里有生意,也能买到些奴隶人口,而且毕竟我国现在与伪秦接壤,秦国有大量的鲜卑人,双方的冲突和交战也会产生一些战俘。看这鲜卑儿,孔武有力,象是很高强的样子,应该是战场上的俘虏,给刁氏花重金买下以为护卫。只是我想不到,刁逵竟然敢以此为人将,统领他家的部曲,难道,他不知道这京口之地,最恨胡虏吗?”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看向了牢之,说道:“牢之,你看这鲜卑儿刁球,跟刘裕相比,谁能取胜?”

牢之淡淡地说道:“刘裕能赢,因为,在擂台上不比骑射!”

刘裕冷冷地看着这个黄须白皮的鲜卑儿刁球,点了点头:“怪不得刁刺史如此有自信,原来,你还能找到异族爪牙来助拳啊。”

清纯妹子区静瑶闺蜜甜美迷人生活自拍图片

刁逵冷冷地说道:“只要有德有才,忠于我大晋,有何不可用?汉武帝可以用金日为顾命大臣,我大晋也用过奚人陶侃为荆州刺史,我用个鲜卑部曲,又违了哪条律令了?”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可这里是京口,是出兵北伐最多,战死最多男丁的地方,我们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死在胡人手里,跟北方逆胡都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刁刺史你现在用个胡人在这里跟我比武,就不考虑这里京口父老乡亲们的感受吗?”

刁逵哈哈一笑:“只要能胜,你管我的手段做什么?就说北伐,当年殷浩殷仆射出兵北伐,还不是以羌人姚襄和其部众作为先锋,差一点就收复中原了吗?刘裕,你若是怕了,现在可以退出比武,不用找这些借口,没用的。”

那刁球也跟着笑道:“刘裕,听说你是条好汉,我刁球的父亲在与大晋对战的时候被俘,入了大晋,在这里生下的我,我也是大晋子民,多年来,我作为刁家的部曲,出生入死,立功无数,也是大晋的军官,现在位居幢主,你今天有幸可以和大晋的将校一较高下,就是死了,也是你的福份呢。”

远处的大槐树下,刘婷云眨了眨眼睛,脸上闪过一丝疑虑:“幢主?幢主是什么?妹子,你熟悉本朝军制,能不能告诉我?”

王妙音微微一笑,轻声道:“我朝军制一脉相承两汉,曹魏,所以最大的作战单位是军,也就是按汉时的封国来算,一军可有二千人左右,设军主一人。现在是以州郡为单位,也是相应的大州置三到五个军不等作为常备,紧急之时还需要临时征发,到时候就是以朝廷派出的大将军分带几个军,组成大军作战。”

“而这个幢,则是军下面的一级作战单位,五百人为一幢,幢的主官叫作幢主,这个刁球就是幢主。”

“今天看这刁刺史带来的兵马,大约有一千人左右,也就是说差不多是两个幢的兵力,这是护送他上任,归他直接指挥的兵力,如果没有这支部队,他就只能说是单车刺史,基本什么事都做不了,最多也只能管管民政。”

“看起来,刁逵已经让这刁球接任了一个幢的幢主了。幢以下,则有五十人的队,还有十个人的什和五个人的伍,各置队正,什长和伍长。从伍长到军主,就是我大晋的套基本作战体系的军官。”

“至于我们高门世家子弟,则是担任将军,指挥这些军队,姐姐大约只知道世家子弟出任各级将军,对于这些实际的基本作战单位,不熟悉也正常,毕竟高门子弟喜欢清谈,对这种杂务很少理会的。”

桓玄微微一笑:“王小姐真的是奇女子,想不到你对大晋军制的了解,居然比一般的世家子弟都要厉害,佩服,佩服。”

王妙音淡然道:“家严家慈曾经教诲过小女,要知民事,知农事,知兵事,倒是桓公子,你家世为荆楚将门,对这些应该最清楚不过了吧。”

桓玄笑着一指身边的吴甫之和皇甫敷:“看到他们两位了吧,先父上次北伐的时候,这二位累功已至军主了。”

王妙音的脸色一变,看向了二人:“二位是军主?怎么会…………”她本想说军主和高级别的将军也相去不远了,怎么会放着军职不要去做桓家的护卫呢,但话说一半,终觉不妥,还是生生收住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