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你是不敢说了,”徐子墨说道。

他对白裙女子的身份有些好奇,不过看样子,对方来头不小。

自己这石师兄竟然不敢回答自己。

“师弟,我就是个打铁的,什么都不知道,”石坚连忙摇摇头。

徐子墨也没有勉强,直接朝自己居住的洞府走去。

朱雀岛的洞府因为没有人居住的缘故,显得很简陋。

里面只有一张石床、石凳和石桌。

墙上挂着几件衣服以及一些兵器。

兵器还都是石坚送过来的。

当徐子墨在石床上坐下来时,那白裙女子也紧跟过来,坐到了旁边的石凳上面。

“你到底想干嘛?”徐子墨皱眉问道。

“想认识你啊,”白裙女子说道。

日系小清新向日葵

“现在认识了,可以离我远一点嘛,”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白裙女子说道。

“没心趣,”徐子墨直接摆摆手。

“你都不听听交易的内容嘛,”女子笑道。

徐子墨微微皱眉,略微有些不耐烦。

手指间一道刀意凝聚,直接朝对方杀去。

刀意划破寂静长空,带着凌然的威势。

看着刀意杀来,白裙女子微微一笑,屈指一弹,那刀意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对所有女生都是这么不解风情嘛,”白裙女子轻笑道。

“我可没有恶意。”

“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说完你的话,然后滚,”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我是代表学院跟你谈的,”白裙女子正色说道。

“如果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学院说。

学院只希望,在危难时刻让你帮帮忙。”

“我势单力薄的,能帮什么忙,”徐子墨说道。

“你背后的真武圣宗,”白裙女子说道。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直接被徐子墨给打断了。

“打住,”徐子墨直接摆摆手。

“真武圣宗的事你去找真武圣宗说,我做不了主。”

“反正这件事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我还会来的,”白裙女子说完后便离开了。

徐子墨微微皱眉。

他有些猜明白对方的目的了,天道学院近期有难,对方知道自己是真武圣宗的圣子。

便想得到真武圣宗的帮助。

不过这点徐子墨是懒得管。

要是真武圣宗跟天道学院之间有交情的话,帮帮忙倒也没事。

但关键真武圣宗史上的四名大帝,都没有来过天道学院修练。

这点事他也做不了主。

他盘膝坐在石床上,开始了修练。

现在的修练便是厚积薄发。

晨光水露,初阳升起。

徐子墨方才从修练中醒来,当他走出洞府之时,发现怒尊者竟然就在外面等候着。

怒尊者坐在山谷的最上方,此刻吞吐日月精华,天地黑暗与光芒破晓交错之时,也是灵气最浓郁之时。

看到徐子墨走出洞府,怒尊者方才停了下来。

“老师,你怎么来了?”徐子墨问道。

不管怎么样,对方都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师。

“我特意来找你的,”怒尊者笑道。

“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徐子墨走上前,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怒尊者笑道。

…………

跟在怒尊者的身后,两人腾空而起。

沿着天道学院的北边一直向前,一直走了有半个时辰。

徐子墨发现,渐渐的,远处的天地好像变色了。

从原本的蔚蓝色变成了黑白两色。

就仿佛黑白双鱼般,以八卦的形状映照在天地间。

两人的身影在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

大门的表面,同样刻着阴阳轮盘,在缓缓旋转着。

无穷无尽的阴阳二气喷涌而出。

“这是哪里?”徐子墨疑惑的看向怒尊者,问道。

“生死之地,”怒尊者说道。

“学院既然让你做我的学生,我这做老师的起码要负些责任。”

看着徐子墨疑惑的表情,怒尊者继续说道。

“我仔细观察过你,以你如今的实力,所谓的神药、武技亦或者秘法对你增强已经不大了。

我思来想去,或许只有这里,能对你有些帮助。

让你在天命之争中,还能更前一步。”

“生死之地,”徐子墨喃喃自语了一声。

他总感觉这里的气息,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但一时间又有些想不出来。

“咱们天道学院是由十祖师建立的,建于莽荒时代,这个你应该知道。”

怒尊者回道。

徐子墨微微点头,其实十祖师中,他只知道一气道人和青虎祖师。

“十祖师之一的阴阳祖师曾经飞升去了天外天,他所修练的便是阴阳大道中的生死大道。”

怒尊者回道。

“这生死道玄妙无比,许多人甚至一生苦修不入其门。

当初阴阳祖师生死道大成,却不想被人轰杀在天外天。

万载之后,谁也没想到阴阳祖师竟然会在天道学院内复活。”

“复活?”徐子墨有些诧异。

死而复生这种事除了他自己外,这还是第一次见。

“这件事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不值得惊讶,”怒尊者笑道。

“阴阳祖师复活后,重新开始修练。

仅仅用了不到百年时间,便已经入了仙。

据祖师所说,他当初之所以在天外天被人轰杀,是因为他得到了一件生死界的宝物。”

“然后呢?”徐子墨问道。

“祖师将那件生死界的宝物带了下来,他于此地修练。

百年时间,不但自身入了仙,重返天外天。

就连他曾经所修练之地,也化为生死之地。”

怒尊者说道。

我感应到了你身上有生死之地,便想这里应该对你有些用处。

这整个元央大陆,但论生死之气,我们天道学院的生死之地绝对排前三。”

“生死之气,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徐子墨皱眉说道。

要说魔气跟他有关,他还尚且承认。

但生死之气他以前确实没接触过啊。

“我修练的功法很特殊,感知力特别的强,”怒尊者说道。

“你身上除了魔气外,有一股很纯净的生死之气。

绝对不会错的。”

徐子墨沉思了许久,方才灵光一闪。

“对了,生死册。”

当初他从真武圣宗的生死洞中,在诸位老祖的帮助下,将这生死册取了出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