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要是真的能有你说的这么大就好了!”

宋鱼往后退了两步靠在一辆车上,结果车子因为被触碰到,发出嘹亮的警报声,在黑夜中显得尤其刺耳。

那边小区门口昏昏欲睡的保安被吵醒了,已经从保安室中走出来往这边看。

两人同时对视一眼,默默的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宋鱼停车的位置距离的不算远。

上了车宋鱼说道:“我送你回去吧,是回四合院吗?”

“不是!”楚泱说了韶家别墅的位置,转而看向窗外,视线再次的凝聚在小区的上空。

“没有多少时间了,一旦鬼蜮形成,数万的生命都会被终结,那些死亡的生灵的灵魂,将会被禁锢在这片鬼蜮中,永不超生!”

本来宋鱼就在思索这个问题了,骤然被楚泱将最严重的的后果都点了出来,她的呼吸也跟着一滞。

宋鱼下意识的侧头看向楚泱。

“这么严重?”

宋鱼不敢置信的低喃道,她知道不解决这事会非常麻烦,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严重到这种地步。

私人会所里偶遇俏丽女孩

鬼蜮这种东西,光是听名字就知道多可怕了。

在人类生存的地方出现这玩意儿,不用亲身经历,想象也能想得到会有什么结果。

“我回去之后会尽快的想办法处理的!”

宋鱼没有要楚泱帮她的忙,欲言又止了几次之后,最后还是没将求助的话说出来。

还是回去之后和沈迟商量一下吧,总不能什么都依靠着楚泱。

这问题比她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但或许……也不至于真的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没有。

楚泱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下去,严不严重,都看的到。

既然宋鱼没有开口,大概他们心里面也有数。加之贺明与柳诗颖之前也表示有了那么一点头绪,她先看看吧,如果真的到了最后没办法的话,她会去帮忙的!

现在问题在于陈慈!

楚泱总觉得陈慈这个人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至少看在她的眼里,她并没有从陈慈的身上看出哪里不对了。

相反,很正常,正常的不可思议!

大约就是正常过了头了吧!

楚泱在心中这般想着!

与当下的环境格格不入,显得异类。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里面有个人,或许你们多注意一下!”楚泱提醒道:“叫陈慈,柳诗颖与贺明应该知道这个人,我之前见过她一面,今天也见到了。”

“她怎么了吗?或者说……她的身上有什么问题吗?”宋鱼问道,心里面却已经将这个人这个名字记了下来,打算回去后好好的问问贺明他们。

楚泱摇头:“没有发现问题,相反,她正常的很!在这片所有靠近都会沾染上阴煞怨气的地方,她身上干干净净的一点也没有沾上!”

宋鱼愕然道:“怎么可能?即便是我们去了这种地方,如果身上不准备点隔绝的符咒的话,也很容易被沾上,实在是太过于浓郁霸道了,她是个普通人吗?”

“至少明面上看起来似乎是的!”

明面上看着是,谁知道真实情况呢?

楚泱表达的意思宋鱼算是听明白了。

正因为听明白了,反而觉得难以置信。

竟然还有能瞒过楚泱的眼睛,让她也看不透的?

或许因为宋鱼时不时瞥过来的视线过于的露骨明显,楚泱轻而易举的就能看出来她在想些什么。

“我虽然的确很厉害,但也不至于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你也别将我神话了,我就是一个人而已!”

宋鱼心中腹诽,我倒是不想将你神话,但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可不就已经站在我们头顶上了吗?你都看不出来的问题,我们还能看的出来?

到了自家别墅的门口,楚泱下了车。

“有需要可以再联络,当然,不是免费的哦!”楚泱站在驾驶座旁边笑眯眯的招手。

就像个招财猫!

宋鱼嘴角一抽,某些方面来说,楚泱这些年其实也没怎么变化。

比如在钱这方面,一如既往的专注呢!

“好的!”宋鱼干巴巴的答应着。

楚泱目送着宋鱼的车消失在夜色中,这才慢悠悠的转身回家。

这个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了,家里人基本上都睡了,谁知道一进门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靠坐在一起,身上盖着薄毯。

楚泱开门的声音很小,但在安静的夜晚却有些明显。

沙发上的两人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向这边看过来。

“泱泱你回来了啊!”韶凌打着哈欠,揉了揉睡迷糊的眼睛打招呼道。

在他旁边的韶楚翼傻坐着眼睛半睁半闭,显然还没有清醒。

他茫然的看向楚泱,嘴里面嘟囔着:“妈妈,我要等妈妈……”

“怎么不回房间睡?”楚泱走过来,弯腰将小团子抱起来,轻拍着他的背,不一会儿小家伙又再次的睡着了。

韶凌这个时候已经清醒了,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还不是这个小家伙,非要等你回来,一个人抱着毯子缩在这里,说是看动画片,结果看着看着自己倒好先睡着了!”

嘴上虽然是抱怨着的,但韶凌望向韶楚翼的眼神却是满满的疼爱。

韶家的人是真的非常疼爱这个孩子,就连韶华也是,虽然在外地读研,但时不时的还要跟家里来个视频,为的就是看看韶楚翼这孩子。

简直就是团宠!

“什么时候回来了的?”楚泱和韶凌一起上楼的时候问道。

韶凌道:“晚饭前,结果饭都没吃上,说没煮我的饭,真可怜!”

楚泱:“……”

韶凌的双手背到脑后:“妈嫌弃我整日不着家,也不找女朋友,还说再这样就将我乱棍打出去,啧,毫无人权地位,我真可怜。”

楚泱抿唇浅笑,自家三哥一向是这种跳脱爱闹的性子,似乎和他在一起,什么时候心情都是放松的。

韶凌眼角一直都在注意着楚泱,哪怕分开的时间再久,血缘上的亲昵,再见面,他们也不觉得生疏。

就像当年找到她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妹妹这种存在,可真的太伟大了!

xs123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