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藤说罢,便是直接走了,吴敌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旁边的吴步平和吴三宝,也是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少主!“吴步平也是大惊,赶紧上前来。

而吴敌则是摇了摇手:“不碍事的,你们放心好了,我一直怕他动手,所以暗地里在防备着,但是看样子这家伙肯定也还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或者是有所忌惮,所以没动手。”

吴敌也是眯着眼睛道:“不过这家伙,看起来也不是个善茬了。”

“少主,先前你不让我们问,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修为好可怕!”

吴步平也是感慨道:“哪怕是万归藏前辈,也不会如此强大吧。”

吴敌叹了口气道:“强大吗,在这里,他就是无敌的,别说万归藏了,便是之前见到的轩辕氏,只要到了这里来,怕是也搞不定他就是了。

不过还好,这家伙还没有脱困。”

吴三宝也是愣了愣道:“少主,这不会就是我感受到的那个巨大生命体吧。”

吴敌哭笑不得的道:“三宝,你那些东西,只怕是对他们都不起效,你感受到的东西,应当是两个动物,不管是昆吾还是后藤,只怕是你都没有察觉到。”

吴三宝一愣,但是吴敌却挥挥手道:“暂且先这么说吧,你们出去之后小心行事,若有什么不对劲,也不要硬抗,我出来之后会帮你们想办法的。”

“少主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有些不安?”

率性短发mm一人一辆火车

吴步平有些担忧的道。

“我安的很。”

吴敌笑了笑,此时体内昆吾的剑气还没有消散,谁要是敢来找吴敌的麻烦,吴敌最好的办法就是站在原地不动,一旦触碰到昆吾剑气,别说是人了,是什么东西只怕是都吃不消。

这只怕也是后藤不敢轻举妄动的最重要的原因了。

说起来,昆吾倒也算是守护着众人走了这么一路了。

“好吧。”

吴步平也是叹了口气:“那少主赶快调养吧,时间不等人。”

吴敌点点头,知道此时自己已经派不上多大的用场了,能做出的最大贡献,无非也就是好好养伤,尽早恢复过来才是正经事情。

当下吴敌也是从怀里掏出一棵稻草一般的东西,直接敷下去了。

这是钱婆婆推荐恢复筋脉的药,此时吴敌体内伤得最重的就是经脉和内傅,所以此时也是根本不心疼的整株服了下去。

吴步平等人看着吴敌入定,也是走远了一些,才是有些无奈的道:“还好这一次少主来了,要不然只怕是我们这群人,这回能够身而退就不错了。”

吴三宝也是点点头道:“是啊,不过这里边的争斗也实在是……”吴三宝都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打击,说老实说,吴家人心里的傲气还是有的,但是眼前的一切却不太允许他们傲气的起来。

南宫青阳则是淡淡的笑道:“无妨了,不管怎么样,只有见识了一座高山,才能够朝着山峰去攀登,最怕的不是翻不过山,而是站在自以为高的地方洋洋自得。”

“嗯!”

吴步平也是点了点头:“原先我以为,自己的修为还算是不错,现如今一看,在这里根本就是属于什么都帮不上忙的杂鱼。”

吴步平这么心高气傲的人,第一次说出了这样的话,可想而知此时感悟多深。

至于吴敌,此时对于外界的事物,已经是一概不知了。

他沉浸在了一片宽广的空间里,剑气弥漫,但是吴敌隐隐约约的,却是能够看到时光的走向。

这是昆吾最后的记忆了,很多地方也变得模糊不清,但是吴敌在修补经脉的同时,也是在继承着昆吾,或者说这把灵剑的记忆。

城市陷落下去,不知道被泥土掩埋了多深,但是上面却重新筑起了新城。

水土肥沃,灵气充沛,这里很快变成了一个大的部落。

但是没有过多少年,这地方却又是重新山崩,昆吾的灵剑又是护住了上面的地方,重新被掩埋的城市,又多了一座。

周而复始,又是五百年,一座新城再度出现,再五百年,有一次的山崩。

吴敌在这样的往复记忆中不断地游荡着,似乎自己就是见证者,就是经历者,一切事物皆是在他的掌控之下,又仿佛一切事物都与他无关。

这样的历史仿佛是在倒流,终于,吴敌看到了自己重新走进来。

看到了吴步平和吴三宝以及南宫青阳。

直到金乌啼鸣的刹那,吴敌才是恍然惊醒。

然而,他却没有真正的醒来。

“你是唯独一个读完了这把剑历史的人。”

吴敌看到了一个年轻俊朗的身影。

“你是谁?”

吴敌眯着眼睛,他看不到眼前男人的正面,他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过于阳刚,太过于炽烈。

以至于吴敌根本无法直视。

“我?”

男人轻笑一声:“你可以称我为少帝,很高兴等到你,昆吾这千年以来,一直尝试着见到我,可他终究有所执念。”

吴敌一愣,这男人,难怪如此炽烈,原来竟是少帝。

他苦笑一声道:“我原先就想到,你肯定存在于某处,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是在这里。”

“哈哈哈……”少帝也是爽朗的笑道:“想见我的话,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其实我也只有能力,再见一人了。”

吴敌愣了愣,随后也是苦笑。

后藤能够活下来这么多年,多半是因为这里身处地下,后藤浑身阴气,加上做事不择手段,能够活下来也不是什么很艰难的事情。

但是少帝则不一样了,当初那一剑,时隔千年仍然震撼神魂,可想而知究竟是有多么可怕,多么恐怖。

而现如今的话,又是身处地下,连带着金乌都秃噜了翅膀化作石像才能够存续,这男人所修的阳刚之气,就算再强大,也会缓缓的被阴气腐蚀了。

“多谢前辈赐剑之恩,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吗?”

吴敌顿了顿,也是问了一句:“能做到的事情,我尽量去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