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吧,看你喜欢什么。”

王太卡把菜单递给了墨辰箫:“看你喜欢的。”

墨辰箫接过餐单,看了看,问道:“你常来这吗?”

“哦,偶尔吧,有事情回来。平常我自己的话,大概就在外面找地方吃了。”王太卡笑道:“毕竟这也挺贵的,不是没这个钱,而是没这个必要。”

墨辰箫笑了:“我喜欢挺实话。”

王太卡笑着点点头:“菜单上有中文注释,你可看到了吧?”

“嗯,看到了。”墨辰箫笑道:“其实我会一点点的韩语。”

“真的假的?”王太卡笑了,韩语问了一句:“阿尼哈塞呦?”

“内……”墨辰箫指了指自己,用韩语自我介绍:“朝内……墨辰箫易米达……”

“哈哈,还行,不错不错。”王太卡笑了。虽然说的半生不熟,但是确实能听懂,还不错。

墨辰箫也挺开心,不过也顺势把菜单给了王太卡:“你选把,既然你来过这,肯定比我清楚什么好吃咯。”

王太卡说道:“都行,看你喜欢。”

夏日蝉鸣可爱元气姑娘户外写真

墨辰箫笑了笑:“选你觉得可以的就好。”

王太卡闻言,闻言一笑。墨辰箫的言外之意,就是不想点太贵的东西,但是她又不知道那些很贵,所以就让王太卡来。这样也算是照顾到了王太卡的面子。

“好吧。”王太卡心里对墨辰箫的好感增加了不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性格倒是体贴。

既然墨辰箫都这样了,王太卡也装模作样的点,不过他倒是没有特别在意价格,就是看着什么好吃:“头盘沙拉就要蔬菜水果沙拉,汤类的话就要西兰花蘑菇浓汤,然后正餐就要纽西兰西冷牛排,最后的冷饮要冰淇淋吐司。你想喝什么吗?”

墨辰箫看着王太卡那个样有趣,说道:“有苏打水吗?”

“不喝点红酒吗?”王太卡笑着问道。

“算啦,我不能喝酒。你开车,也不要喝酒了。”墨辰箫说道:“水就可以了。”

王太卡点点头:“那就要柠檬水吧。嗯,然后我的头盘和汤都不要,给我一份肉酱意大利面,意大利面不要配菜和辅料。再来一份惠灵顿牛排,要额外加香菜。最后来一小份葡式蛋挞,谢谢。”

“先生,您的意大利面配菜和辅料全都不要,牛排加香菜是吗?”服务生问道。

王太卡点点头:“是的,意大利面我只要面就行了。而香菜是一顿完美正餐的灵魂。还有柠檬水请快点上。”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生答应着离开了。

墨辰箫看向王太卡:“你好像很会吃哦!”

“也不算是,只不过是之前在美国和欧洲拍摄过,一直吃,也算是熟能生巧了吧。”王太卡笑道:“不过他们的食物其实莫名其妙的很,即使是中餐,也吃着感觉怪怪的,都有了本地化的改变。”

墨辰箫点点头:“真是不错的人生体验。”

“还行吧,经过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大概回想起来会觉得有意思。”王太卡笑着转移了话题:“不过西餐这玩意,其实也不是都这么复杂。西餐可以吃的很正式,也可以吃的很简单。正式的话,就是头盘沙拉、各式浓汤,正餐荤素,再加上饭后甜点,最后是饼干,然后喝点茶或者咖啡,这算是一个完整流程。不过平时这么吃的人很少,因为浪费时间。简餐还可以,就是一道主餐,搭配各种小食。”

墨辰箫好奇的问道:“那你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吗?经历那么多,肯定有好玩的事情吧?”

“有很多,不过有些东西不是那么的下饭,怕你没有了食欲。”王太卡笑道:“还有有些吧……怎么说呢,大概是餐饮习惯的不同,比如墨西哥最传统的墨西哥卷饼,和你在快餐厅里面吃的完全不同。”

墨辰箫认真的听着:“比如呢?”

“那个很复杂,我至今都不知道怎么把这个词念出来,反正翻译过来是墨西哥卷饼。可以说墨西哥卷饼,就是墨西哥餐的灵魂,也是充斥在墨西哥大街小巷最流行的街边小吃之一。”

王太卡想了想,说道:“我记得当初我是花上50比索买上3个墨西哥卷饼,卷饼是纯玉米面粉手工制成,包裹上剁碎的肉或者动物内脏,再配上切碎的洋葱和香菜,最后撒上鲜红的现榨辣椒酱。其实这些都还正常,主要是墨西哥人在吃之前,还喜欢淋上几滴柠檬,然后可以再加上辣椒,这个我就受不了,水果和主食混着,没胃口。”

墨辰箫笑了笑:“不过听起来倒是挺不错的。嗯,可惜我不喜欢吃香菜。”

“额……”王太卡笑了:“香菜还好吧,我喝肉汤,或者吃一些肉食的时候,都必须要加香菜。豆腐脑也得加香菜。臭豆腐好像也得加香菜。烤冷面也得加香菜。”

“这……”墨辰箫尴尬的笑着:“你的口味还真的与众不同。”

“这不是很正常吗?”王太卡说道:“说实话,我最喜欢吃香菜了,没有香菜我感觉都活不了!哈哈,开个玩笑。不过我确实喜欢香菜。”

墨辰箫撇撇嘴:“嗯,我知道。可能是我口味比较不一样吧,我吃香菜的话,总有一股好像是肥皂水的怪味道。”

王太卡说道:“很正常,这个世界有七分之一的人不吃香菜,不是因为挑食,而是基因决定的。不喜欢香菜的人,都有着一种相似的嗅觉基因,这使得他们对香菜挥发出的味道非常敏感,闻起来跟我们闻到的清香不一样,而是一种恶臭味。”

墨辰箫笑了:“原来是这样。不过其实……其实我之前还加入过一个叫‘世界反香菜联盟’的组织,里面全都是讨厌香菜的人。他们用尽一切能想到的办法来抵制香菜,烧过香菜的模型,公开发表过侮辱香菜的视频照片什么的,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王太卡尴尬的笑了笑,虽然这个说的就是香菜,但是怎么都感觉这么奇怪呢?

墨辰箫刚想说什么,却像是看到了什么,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2k阅读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