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一席话,徐振东等人受益匪浅,对上古时期和仙域或者说昆仑墟界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一个个仿佛恍然大悟一般。

“那您可知通道在何处?”徐振东再次问道。

“通道,我们这的通道只有燧皇知道,我们也不知道,他不让我们前往昆仑墟界,至于们那边的通道,我不太清楚,不过一般来说,通道都会是大凶之地,防止被破坏。”

驺驺妈妈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我想也是这样的。”徐振东有些失望,还以为可以从这里进入,看来还是没机会,问道:“八名剑,我现在有五把,您知道其他的在哪里吗?”

“具体位置我不知道,但是燧皇曾说过,八名剑威力极强,放在凶地之内,欲得之,比凶险,有能者才能得到,如今得到五把,难道不是在大凶之地得到的?”

驺驺妈妈疑惑的问道。

“看来是有很多人深入凶地,将它们取出,我的很多都是从别人那边得来的,们这里算是凶地吗?”徐振东有些哭笑。

前辈们深入大凶之地探索,得到名剑出来,被他得到。

“不管如何,能齐集五把名剑,说明与轩辕剑有缘,轩辕剑不是谁都可以拿得起的,有些人嘭都碰不得,它可是有剑魂的。”驺驺妈妈得意的说道。

“那齐集了拔剑,融合成轩辕剑之后,如何破开结界呢?”徐振东再次问道。

晨曦美眉海风里呼吸的唯美模样

“从通道中破开,别的地方无法破开,只能找到原本受损的通道才可破。”驺驺妈妈很认真的说道。

“我明白了,谢谢!”

总算了解了很多以前的谜团,另外两把名剑,一把在道勒夫手中,一把在教廷的蓝海地狱,还有最后一把不知所踪。

事情了解了,也打算离开。

驺驺妈妈让他们等天亮了再走。

今晚一起开战篝火晚会,算是给华夏武者们送行。

森林深处,人类与凶兽的欢呼,大家很开心。

一直嗨到很晚。

徐振东看到阿刁还是有些融不入人群,坐在一棵树枝上,上来,坐她旁边。

“阿刁,怎么不下去玩呢?”

“我想家了,我们国家也经常会有篝火晚会,大家都很开心。”阿刁第一次出门,现在精神已经恢复正常,开始对家乡的思念。

“这样,我们出去,我让他们把我们先送到冰花岛,我们先去家里看看,好不好?”徐振东溺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像是看这个小孩子。

“可是,它们不是说送出去就不是冰花岛了吗?可以直接送到华夏境内。”阿刁虽然有些激动,但想起凶兽们说的话。

“没事,我让他们送一下我们就行了。”徐振东说道。

东方的光芒逐渐亮起,太阳的普照,温度慢慢提升上来。

太阳都拉起很高,所有人才醒过来。

这一方天地需要三只强大的凶兽才能强行破开一处出口。

依依不舍的离别,特别是罗小宇、屈红丹和驺驺的分别,很是不舍。

如果不是驺驺妈妈拦着,驺驺都想跟大家一起离开。

外面的世界灵气不足,驺驺出去会有危险,妈妈不会让他去的。

不过答应了,以后进入昆仑墟界,可以让驺驺去追随罗小宇,也留了相互沟通的东西。

在三只凶兽的合力下,虚空中出现了一个洞口,仿佛撕裂了虚空。

华夏武者纷纷跳进洞口中,消失于眼前。

“师父,真不跟我们一起走?”罗小宇问道。

“我送阿刁回去一趟,回去看看她的家人。”徐振东说道。

“好吧,那我们在宗门等。”罗小宇说道。

这也是大家想说的。

终于,华夏武者都走了,徐振东和阿刁再次出现在冰花岛。

冰花岛遍地冰封,再也没有任何的生机,寒风袭来,北风呼啸。

徐振东回头看向还未完全消失的洞口,缓缓的说道:“一场奇异的旅程也算结束了,虽然我还是金丹初期,不过实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了解了仙域的情况,我更有目标性的去寻找通道。”

“阿刁,我们走吧,去家看看。”

两人一路南下,偶尔夜晚会休息。

一路上没遇到一个武者,都是普通的百姓,普通的国家。

七天之后,终于来到了阿刁所在的国家。

当看到她回来时,邻居们都震惊了。

而让阿刁崩溃的事情再次发生在眼前。

家已经破烂不堪,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迹的味道。

“怎么回事?我的家人呢?”阿刁如同发疯一样的追问邻居。

“就在前不久,一群人突然来到这个国家,其中有一伙人,进来就杀,的家人都杀光了,然后离去,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邻居一脸茫然的说道。

“有没有记住那些人的模样?”徐振东急忙问道。

阿刁已经崩溃不已,泣不成声,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所料不及。

这位邻居打量了他一下,说道:“跟一样,好像长得和一样,有几个比的皮肤黑一些,但是大部分人的肤色和一样的颜色。”

“我有照片!”

突然一个小男孩走过来,递出手机,他拍下来了。

手机中是一个黄种人,侧面,镜头比较远,手机的像素也不是很好,头发是一砸一砸的盘扎起来的,正冲进雪窖中。

“谢谢,我可以向买这个手机吗?”徐振东发现自己的手机又不见了,拿出钱来。

小男孩还挺高兴,看了看他的钱,不高兴了,说道:“这钱不是我们国家的钱。”

货币不一样,不通行啊!

“给他吧,看着小伙子不像是坏人,这女娃之前出现问题,都治好了,手机,爸爸再给买一个。”

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劝说自己的孩子。

“可是……”小男孩有些不舍,说道:“是不是很厉害?能帮我家狩猎两只野兽吗?”

“可以!”徐振东马上回答。

让他们帮忙照顾一下阿刁,他的身影直接消失。

没多久,人再次出现,手里提着三只庞大的野兽,还没死绝,奄奄一息,看得大家都激动起来。

小男孩很高兴的把手机给他。

徐振东看着阿刁似乎情况又不太对,也不敢久留,和他们告别,带着阿刁继续南下,先回北斗宗再说。

一定要查出此人,为阿刁一家报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