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爷,咱们也撤吧,让林战发现,可就坏了!”

何泽心里直打鼓,本来算计挺好的事情,赵虎杀了林战,他们渔翁得利,现在可倒好,看赵虎对林战毕恭毕敬的,肯定是认识林战,而且,他们还很惧怕林战。

“走!”

冷向阳阴沉着脸,带着手下悄悄的离开。

“冷爷,刚刚的情景您也看到了,那个林战不简单啊,要不然,我们还是按照林战的要求,去趟滨城,给梁国栋磕头认错算了。”何泽现在是心里真的没底了,他可是看出来了,那个林战的背景非常强大,就连西境的军营里,都有他的人脉,这要是跟林战死磕到底,恐怕就要搭上自己部的身家性

命。

钱是好东西,但是要有命花才算,命都保不住了,有金山银山也没用。

“何泽,你个完蛋玩意儿,那可是几千亿的收入,他要你就给,反正我不干!”

任重瞪着眼珠子看着何泽,何泽苦笑了一声。

“冷爷,任爷,我也舍不得,可是,你们都看到了,就连西境兵营的人,都不敢招惹林战,我们再这样下去,到时候收不了场,那可是要连累整个家族的。”

“那也不能便宜林战!”

任重气呼呼的开口,冷向阳阴沉着脸,好半天不说话,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丸子头萌妹的不同面吸睛

“你们知道雷顿吗?”

冷向阳突然开口说到。

何泽和任重同时点头。

“当然知道了,西境统帅雷战的亲侄子,雷老爷子最钟爱的孙子,冷爷,您提他做什么?”

雷顿,雷战的侄子,雷家的掌门长孙。

雷战是华国功臣,威名远播,战绩卓越,做事杀伐果断,是雷家的楷模。

然而,相对于枭雄雷战,雷顿却恰恰相反,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十足的酒囊饭袋。

雷顿什么都不会,大学毕业后,家里托人找关系,给他在国企单位找了个肥职,可是,雷顿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雷顿的领导是有苦难言。

就这样,雷顿还不知足,跟家里不打招呼,直接辞职不干了,就这样,雷老爷子还是没说啥,继续找关系拖门子,给大孙子找工作。

雷顿后来说话了,看人脸色的工作,他这辈子都不想干了,他要自己开公司,自己当老板,自己说的算。

一个普通大学的毕业生,没有生意头脑,没有人脉,开公司谈何容易。

雷老爷子后来实在太失望了,索性不管了,随雷顿折腾。

“冷爷,你有什么妙计?”

冷向阳可是老狐狸,从来不说废话,任重立刻警觉起来。

“你们不知道,早在几年前,我就已经和雷顿搭上关系了,他的房地产公司,有我的股份,他七我三。”

何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冷向阳,三七开,那可是赔本的买卖,就雷顿那酒囊饭袋之辈,不可能挣钱。

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冷向阳,竟然看着吃亏,还和雷顿合作,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呵呵,一年在他那里,赔个几百万,我认为都是值得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的叔叔是雷战!”

雷顿跟他的名字一样,又蠢又笨,不过,他的性格倒是随了雷战,知恩图报,这就是冷向阳要的效果。

“是时候利用这枚棋子了!”

冷向阳的眼里闪着算计的光芒。

“冷爷,算计雷顿可以,可是,万一被雷战发现了利用他,会不会……”

何泽还是有些担忧,只要林战不死,所有预算的结果都不能太乐观。

“走,我们去见雷顿,然后,让他带着我们去见雷帅!”

西境军营,雷战的司令部。

雷战坐在办公桌少,他的手里,看着一本手札,若是林战在这里,一眼就会看出来,那正是他经过改良版的布阵策略。

“报告!”

门外传来赵虎的声音。

“这小子,这么快就回来了。”

雷战放下手札,看向门外,平淡的开口。

“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守规矩,知道喊报告了,脱裤子放屁,净整些没用的,赶紧滚进来!”

房门一开,赵虎大踏步走进来,来到雷战的面前。

“雷帅,我……回来了。”

雷战看了赵虎一眼。

“人带回来了?”

雷战的话,赵虎自然知道,他低着头不说话。

雷战等了半天,发现赵虎没回答,抬起头看向赵虎。

“你他娘的哑巴了,我问你话呢!”

赵虎平时说话像机关枪的,无论到哪里,都是人未到声先到,今天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吧唧的一句话都没有。

咣!

雷战气急了,上去就是一脚,赵虎一个趔趄。

“报告雷帅,属下没完成任务,人……没抓回来!”

“没抓回来,什么意思?”

雷战愣了一下,随即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赵虎是他派出去的,代表的就是西境兵营,竟然还有人敢抗命不来!

“怎么回事,该不会你也被那人收拾了吧,一群废物!”

雷战气的半死,他就纳闷了,自己的兵都是像小老虎似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出去一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的回来。

收到雷战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赵虎吓坏了,他赶紧开口。

“雷帅,公孙队长输得一点也不屈,您知道揍他的人是谁吗?”

雷战听了赵虎的话,剑眉倒竖,牙齿咬的咯嘣做响,他忍住一脚踹飞赵虎的冲动,这货是不是傻,还整个被揍的不屈,这要是在战场上,赵虎就是活脱脱的叛徒!

“谁!”

雷战咬牙切齿的问到。

“雷帅啊,打伤公孙瓒的人,是南域林帅的灭龙和艾琳,命令就是林帅亲自下的!”

林战!

雷战瞪大了眼睛看着赵虎。

“你是说,林战来了西境?”

赵虎点点头。

雷战愣怔片刻后,嘴角微微上扬,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呢,什么人这么厉害,敢打我的龙虎大队长,原来林战来了西境,哈哈,这回,我看他还往哪跑!”

听说林战来了,雷战抑郁的心豁然开朗,俩人离开训练营后,就一直没有见面,后来,林战坐镇南域,他坐镇西境,更是没有机会了。

一别五六年,说实话,雷战还真想林战。终于,他们又要见面了,雷战心里激动不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