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主好处很多,一来公主会有许多的陪嫁,二来能得到许多资源有利于仕途,第三,头个儿子还能得个爵位。哪怕是最低的子爵,那也是极为风光体面的。

可同样尚主也会有许多的弊端,比如公主性子骄纵跋扈,那不仅傅敬泽这辈子被坑他们也跟着不好过了。

傅苒纠结得不行,以致午饭都不想吃。

傅老太爷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问道:“出什么事了,让你这般为难?”

傅苒想了下就将这事与他说了:“尚主好处显而易见,但风险也很大。”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场赌博,赌赢了不仅他们家整个傅氏宗族都能得利。赌输了,可能要将敬泽这辈子都赔进去。

傅老太爷听完就骂道:“这么好的机会往外推你是不是傻啊?咱们傅家日薄西山,若是能出一位驸马可是利于族的事。”

傅家到现在官儿做得最大的也就是个五品的知州,另外族中也没出现特别优秀的子嗣,长此以往肯定会衰败下去的。

傅老太爷首先想的是宗族的利益,其次才是傅敬泽。而傅苒主要考虑的是傅敬泽的幸福。

“爹,我们对欣悦公主又不了解,万一品性不好敬泽这辈子可就毁了。”

有些公主张扬跋扈不将驸马放在眼里,明目张胆地养面首。要欣悦公主也是这样的,以后敬泽头都抬不起来。

傅老太爷无奈地说道:“欣悦公主自幼体弱多病一直养在深宫,怎么可能养得出飞扬跋扈的性子?还有,若公主品性很差清舒也不会与你说。”

森系少女穿白色婚纱高原拍唯美写真

傅苒摇头道:“清舒说她没见过这位公主更不了解,所以我才犹豫。”

傅老太爷没好气地说道:“有什么好犹豫的?现在只是说有这么一个机会,就是我们愿意太孙与公主也未必看得上。”

傅苒迟疑了下说道:“那等敬泽回来后,我问问他的意见。”

“这个自然是要征询他的意见。”

若是傅敬泽不愿尚主,逼也没用他。不过傅老太爷下决心一定要说服他同意。

傍晚傅敬泽下差回来,听到这事有些茫然:“欣悦公主?娘,真有这么一位公主,为何我从没听说过?”

“欣悦公主是皇帝的幺女,只是她身体弱一直在养病很少出现在人前。不过清舒说欣悦公主病已经好了了,所以皇上想给她招驸马。”

傅敬泽做梦都没想过尚主的,所以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傅苒说道:“你若是不愿意就算了。驸马听着风光,但其中的苦楚谁有知道?”

傅敬泽回过神来问道:“娘,师姐为何想让我尚主?”

“这是你姐夫的意思,你师姐说不了解欣悦公主持反对意见。”

说完,傅苒也将符景烯让他尚主的原因说了一遍:“敬泽,你姐夫也是为你好,你不要多想。”

傅敬泽半响不语。他去大理寺当差这几天,有人巴结讨好他也有人对他冷嘲热讽。这些人他都不喜欢,有种想要逃离的欲望。只是母亲跟族人对他期盼甚高他不能让大家失望,所以哪怕不喜也强忍着。

看他这个样子,傅苒道:“我等会过去跟你师姐说,这事就算了。”

傅敬泽听到这话却是说道:“娘,我想试一试。”

傅苒怔了怔,说道:“敬泽,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尚主,哪怕公主脾气很好你也得屈居她之下。”

“另外你师姐也说了,她对欣悦公主不了解没法给出判断。”

傅敬泽笑着说道:“娘,若是欣悦公主不好,姐夫也不会提这件事的。再者,就是我们愿意殿下跟公主也未必看得上我。”

没看上他就老实在大理寺呆着,看中了当了驸马就可以去国子监当差了。

“确定了?”

“嗯,确定。”

傅苒又再问了一遍:“不后悔?一旦相中了你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娘,我不会后悔的。”

清舒知道傅敬泽愿意尚主以后,立即去了侯府找封小瑜了解情况:“你以前见过欣悦公主没有?”

“见过啊,不过次数极少。你特意跑来问这事做什?”

清舒将原因说了,说完苦着脸道:“我还以为老师会拒绝了,没想到她竟会同意让敬泽去争取这个机会。”

她现在都有些后悔,不该与傅苒说这件事了,不然傅敬泽以后过得不好得影响他们师生的关系了。

封小瑜好笑道:“你这模样做什?欣悦招驸马的事一旦传出来,那些勋贵与官宦人家都会将家中优秀的子弟送上去参选的。怎么也轮不上你师弟的。”

“呃……”清舒笑着说道:“感情我是白担心了?”

封小瑜笑着说道:“本来就是白担心啊!就你那师弟从头到脚没半点出彩的地方,我真不觉得太孙跟公主看得上。”

说完,封小瑜还故意调侃道:“若是符景烯去参选,那选中的概率就极大了。”

清舒白了她一眼说道:“你怎么不让关振起去参选?我觉得他选中的概率更大。”

封小瑜哈哈大笑:“我倒想,只是他长得寒掺太孙都看不上更别说欣悦了。”

玩笑了两句后封小瑜就问道:“清舒,害福哥儿的人是不是楚韵?”

“根据查到的东西,我确定就是她怂恿小袁氏谋害福哥儿的。只是这个女人行事谨慎我们找不着证据,而小袁氏又死了了,所以暂时还抓不了她。”

“既确认是她还需要什么证据?高家已经倒了,随便找个法子弄死她就行。”

清舒笑着说道:“景烯已经在搜集她的罪证了,等搜集完了就会动手。”

除非是无计可施了,不然清舒并不喜欢用栽赃陷害这样的手段。

封小瑜知道她的性子,嗯了一声问道:“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

“就这几天了。”

封小瑜点头道:“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我说,敢害咱家的孩子绝对不能放过了她。”

若是清舒心慈手软饶楚韵一命,她就送这个毒妇一程。

“放心,不会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