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汤萱从修炼室中出来的时候,那些关注着这边的风元学宫大能瞬间就惊掉了下巴,尤其是那些认识汤萱的人。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汤萱这丫头!”

“这丫头的资质平平,连突破地尊境都够呛,怎么可能在突破地尊境时会闹出如此巨大的动静来!”

“真是不可思议,难道这丫头平时都是在藏拙!”“不可能,老夫以前亲自勘验过这丫头的资质,以她的资质,突破地尊境的成功几率连一成都不到。她能够成功突破地尊境,并且还闹出这番动静来,势必是她得到了什么

了不得的机缘!”

……

一时间,那些大能们都是暗中纷纷交流着。

其实一名地尊境武者远不能吸引到这些大能们的注意,地尊境武者虽然已经算是一名真正的强者了,但是对于这些大能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看。

汤萱之所以能够吸引这么多大能们的关注,最主要是因为她突破的时候,天地异象中所带来的那股苍茫远古的恐怖威压。

因为那股威压委实是太过罕见并且太过惊人,让这些大能们想不注意都不行。汤萱自然不知道自己突破时的天地异象所带来的那股苍茫远古的恐怖威压,她当时一心只在突破境界上,根本就没有关注到她突破时所引起的天地异象,因此,她也根本

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风元学宫众多大能们的关注。

不过当那些大能们想打汤萱的主意,打算把汤萱收为弟子的时候,江霁此时出面了。

超美黑长直姑娘清新自然花朵唯美写真

“你们这些老家伙,趁早收起你们的那些小心思,汤萱是老夫符阵堂的弟子,别想打她的歪主意!”

其实连江霁都没有想到,汤萱居然能够突破地尊境,而且还引来如此巨大的天地异象来。

以前公冶苓向他引见汤萱的时候,他见到汤萱的符阵天赋虽然还不错,但是远没有达到令他惊艳的地步,所以也仅是把汤萱收为记名弟子,而没有收汤萱为亲传弟子。“江老匹夫,老夫好像听说你只是把汤萱收为记名弟子,连亲传弟子都不是。这么好的苗子,可别在你的手底下给糟蹋了,老夫这就去问一下那丫头,是愿意继续在你的门

下当记名弟子,还是愿意投到我炼器堂来当亲传弟子!”淳于时此时出来抬杠了。

“淳于老儿,你敢和老夫抢弟子试试!”江霁顿时怒道。

“这有什么不敢的,试试就试试!”淳于时此时的犟脾气也上来了。

“就是,江老匹夫,你这眼光如此糟糕,还不如把这弟子送给我们,免得糟蹋了这么好的苗子!”执事堂堂主公叔宜也出来凑热闹了。

“对,对,我们各凭本事,至于汤萱最终选择投入谁的门下,就看汤萱自己的意愿了!”

一大群的老不死此时纷纷出来附和,迫于众人的压力,江霁只好同意了众人的提议,谁让自己当初看走了眼,只收汤萱为记名弟子呢!

汤萱兀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一大群的风元学宫大能盯上,她在出关之后,兴高采烈地返回到东院,向楚剑秋拜谢了一番。

楚剑秋见到她居然一举突破到了地尊境中期,心中顿时也不由有几分惊异。

他虽然也知道秦妙嫣融入了荒古气息所炼制出来的这颗七阶中品丹药药效非凡,但也没有想到能够让汤萱连破两重境界。楚剑秋摆了摆手说道:“谢倒是不必了,我之所以送给你那颗丹药,只是酬谢你那天出手挡下了乔起,救下了我女儿!哦,还有,从今天起,你也不必给我们东院当门卫了

,你自由了!”

汤萱听到这话,顿时不乐意了:“楚公子,你这是要赶我走?”

在一开始楚剑秋让她给东院当门卫的时候,她当时的确是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拳锤爆这货的脑袋。

但是在给东院当门卫之后,她接二连三得到无比巨大的好处。

首先是剑意淬体大阵,让她的体魄得到极大的淬炼,真元、根基、神魂各方面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让她有了突破地尊境的可能。

然后就是楚剑秋赠予了她一颗成色达到极品的七阶中品丹药,让她成功突破了地尊境,而且还一举突破到了地尊境中期。

只是成为东院门卫这么短的时间,就让她尝到了如此巨大的甜头,汤萱哪里肯走。

这接二连三的好处,让她意识到,只有跟在楚剑秋的身边,自己的前途才有大发展。

现在莫说让她成为东院的门卫了,即使让她给楚剑秋当暖床的丫鬟她都心甘情愿。

楚剑秋顿时不由打量了她一眼,好奇道:“难道你还不想走?”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当初让这女人当东院的门卫的时候,这女人气得那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都恨不得把他给撕了。

现在自己主动还给她自由,她反而不乐意了,这女人的脑子有坑吧!

汤萱闻言,顿时斩钉截铁地说道:“楚公子,你别想赶我走,这东院的门卫,我这是当定了!”

说到这里,汤萱忽然向楚剑秋抛了个媚眼说道:“要不,我给公子当暖床的丫鬟也行!”

楚剑秋听到这话,瞬间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顿时连忙把汤萱推出了房间:“这东院门卫,你喜欢当就当吧!”

汤萱被他推着,还是不死心地说道:“公子,要不,你就再考虑考虑吧!”

还没等她说完,楚剑秋已经“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楚剑秋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心口,浑身鸡皮疙瘩直冒,这女人简直是疯了!

给他当暖床丫鬟,这是在要他的命还差不多。

这事无论是给暴力妞,还是小傻妞,抑或苏妍香、夏幽篁等人知道,他以后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汤萱见到这一幕,顿时不由抿嘴一笑,她刚才那话只不过是调戏调戏楚剑秋而已,连她自己都没有当真。

毕竟在东院这一众大美女之中,以她的姿色,委实是没有任何优势。汤萱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在房外的廊道上,贡涵蕴正双臂环胸,一脸阴沉地看着她。

标签: